您所在的位置: 自考首页 > 自考之星 > 正文

因为用心  所以幸运  我的自考之路

http://www.hneebzn.com  2009年05月12日00:02   中南大学自考    我要评论(1536)
自考之星
 
因为用心  所以幸运

——记我的自学之路(中南大学铁道学院外语学院龙飙)


    "因为用心,所以幸运。"我在湖南经济电视台工作时,代理我们栏目的广告公司——他们的一句企宣口号,但我很喜欢这句话,因为它说明了一个看似浅显却非常深刻的道理。成为社会的幸运者,有很好的工作,满意的生活,这恐怕是每一个人所梦寐以求的,但是要成为真正的幸运者,不是靠天上掉馅儿饼,而是得"用心",用心的学习,用心的工作,不能急功近利,只能脚踏实地,而且对生活 有信心,对自己有自信,当奋斗到一定的时候,幸运才会接踵而来。
    我是一九九六年毕业于浏阳市第一中学的,可是我的成绩不好,没能正正式式的考上大学,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大遗憾,因为中学时,我是一个非常活跃,而且在活动能力方面也得到很多锻炼的学生。我担任过很多社会工作,班长、团支部书记,宣传部部长直到最后的校团委副书记,可是在这些能力的光环背后,我不得不接受落榜的事实,那怎么办呢?当时我父亲的单位效益每况日下,几乎到了倒闭的状况,我的弟弟还在读技校,我母亲没有工作,家里的经济状况非常拮据,我的父亲希望我能早一点工作,分担家里的重担,而我却一门心思要读书,因为当时我所想的,如果工作吧,也就招工到我父亲的单位,而单位说不定哪天就倒闭了,到时下岗的恐怕就不是一个人了,而我如果耽误了这几年读书的时间,恐怕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那时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感受,因为我们家族的人,除了我舅舅,都劝我放弃读书,工作算了,可我就是不答应。
    可是就在那天晚上七点多钟,我学校的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是铁道学院有一个英语自考的名额,问我去不去,不去的话就给别人了。
    当时就急了,心里想肯定是要去的,可是去的话,就得有父亲同意,否则这每年几千元的学费怎么办呢?
    还是母亲看透了我的心思,带着我一起去见父亲,当时父亲和他的同事就在宿舍小区楼下的空地上打牌,母亲带着战战兢兢的我来到父亲身边,讲了讲学校来电话的情况,父亲理都不理,依旧打他的牌。我犹豫了一下,"扑嗵"就跪在父亲面前——这是我从小到大唯一一次跪在父亲面前,我的头不顾一切的往水泥地上猛的磕下去,一下、两下、三下,我只是感觉到额头一股暖暖的腥腥的细流淌到了鼻尖,我没有哭,我只是用这种近乎疯狂的虔诚求得父亲的谅解,并再给我一次读书的机会!
    现场所有的人对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看傻了,终于有一个人机灵点,死死的抱着我的头,把我拉了起来,我的母亲也忍不住的哭到:是不是要我也给你下跪,你才答应孩子呀!
    我父亲这才慌了神,赶忙回家给我的学校回了电话,而我则把自己反锁在阳台上,放声的哭了很久很久,边哭我又笑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又有机会读书啦,我可以读书啦!
    当然今天想起来,我对我的父母充满愧疚,为了我自己的发展。他们为我付出了太多,承受了太多,所以今年母亲节,我打电话给我母亲,我没有什么礼物.只是告诉她我将会获得今天市教委的这份荣誉。我又与她谈起了当初发生的这一切,并希望母亲能够转达我对父亲的愧疚之情,我的母亲又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心情来到当时的长沙铁道学院,从进大学的第一年,我几乎没有出过校门,教室、图书馆,寝室三点一线,学习成了生活的全部内容。因为我比谁都明白,我能够读书的机会来得太不容易了,这也许是唯一可以让我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当然,我从来都不是死读书的那种人,保证学习的同时,我仍"痴心不改"的热衷于各种活动,因为这方面的工作对于我来说依旧游刃有余。大一时,我担任了班干部和学生会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到98年,我参加了铁道校区外国语学院的《雷雨剧社》,从这开始,我的生活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从98年9月份到99年6月份,九个月的时间里,我先后主编、撰写了三个大学生生活的话剧本《大学生救护队》、《青青岁月》和《尊严——为了不敢忘却纪念》,其中反映98年抗洪救灾的大学生生活话剧《大学生救护队》和反映99年5月8日我驻南大使馆遭受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野蛮轰炸的大学生反思记实话剧《尊严——为了不敢忘却纪念》,由我担纲执行策划、总导演、主编和撰稿人,成功的在铁道学院公演。而《尊严》公演后,受到了新华社、光明日报社、湖南日报社,湖南卫视、经视等媒体的广泛关注。而且在2000年,《雷雨剧社》在此基础上参加中国青年报与中国教育网举办的"校园文化网上行"的评比活动,获得的全国"优秀社团"称号。
    刨作其实是一件非常艰辛的工作:我记得99年5月19日,晚上九点多,准备开始写{尊严》的初稿,在寝室里,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我把两叠厚厚的书搁在台灯的两旁,然后用报纸盖在台灯的上面,只留一束光打在稿纸上,就这样,从晚上九点多,一直写到了凌晨五点十分。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宁静的校园,宁静的台灯下,可以听到笔在纸上划过的"唰唰"的声音,而宁静的心里,文字就如同行云流水般在笔下顺着思路一气呵成,那种创作中忘我的境地也是人生一种极好的享受。我在当天的日记中这样写到:如果我这一生注定孤掌难鸣,不要抱怨。写完最后一个字,我有种想哭的感觉,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十分。我已经伏案写我的剧本八个多小时,而且是在这样宁静的深夜,窗外是肆意的风,我在温柔的灯光下,笔耕着另一方净土,心是我自己,感动于自己的执著、坚定和热情,甚至我不曾知道我生命的潜志竟如此之大。我在自我超越中超越了自我,尽管我的成绩依旧这样的少……
    后来院党委要求我们对剧本的思想意义进行深挖,于是我们面临了最艰难的阶段,在连续八天的时间里,我和主创人员梁锋、陈乐卅三人熬了六个通宵,白天带演员,晚上改剧本,每天工作近二十小时,而且工作环境也很差,完成之后,我们三个人几乎都垮了。现在想来,那时支撑我们的就是一种单纯的激情,对创作的激情,对社会的激情。
    《尊严》在99年的6月8日,也就是大使馆被炸的一个月之后成功公演,记得最后一幕,呼吁所有大学生签名支持国防建设,由一位演员唱起国歌,然后是两位、三位,最后台上台下所有的师生都齐唰唰的站起,齐声唱起国歌,那种神圣感、责任感和成就感,真是难以名状。
    而在积极参与这些创作的同时,我的学习并没有受影响,我不仅顺利地完成了大学英语专科的全部课程,还因为学习成绩优秀,获得了"优秀奖学金"、"三好学生"、"优秀学干"、"优秀团干"等荣誉,
    上面这些都可以说是"用心"的故事吧,前后三年多的时间,匆匆忙忙,也很充实,虽然学习和社会活动方面都很顺利,但家庭经济状况的压力却仍旧是我心头的大阴影,所以99年期末,我想尝试半工半读。
    99年的6月22日,我的一个同学回株洲,我送他回家顺便也在株洲玩了一天,晚上八点多回到学校,就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叫我赶紧准备资料到经视节目中心应聘,那可是好消息,我当晚就搜集了厚厚的一叠个人资料,包括我的作品、荣誉证书、公演后媒体报道文章等等。第二天,也就是6月23日,我来了经视节目中心。
当时他们仅招聘一名节目策划,应聘的人却有二三十个吧。那天天下着雨,有点冷,坐在办公室等待,偏偏工作人员把空调调到了十八度,交完资料后大家都在外面等着,人是进去了一个,又出来一个,没进去的就询问出来的都问了些什么问题,眼看参加面试的人一个个少了,就是轮不到自己,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屋里又冷,肚子又饿,最后人都走光了,就剩下我一个人。
    走到面试的老师面前,他们先不问我什么问题,而是出人意料的拿出一个工作餐给我,说:咱们先吃饭,边吃边聊,我一听乐了,嘿,有戏了,面试老师请我吃工作餐,这可新鲜!
    完了,他们就开始问我一些问题,比如怎么看待待遇、工作环境、将来发展的问题呀,对节目的认识问题呀,新闻节目与综艺节目的特色呀,我也谈到了大学里的经历,包括组织那些庞杂的公演等等。
    可以说面试是成功的,最后制片人李庆文老师把我送出节目中心的大门,也交给我一个跟别人相同的任务,就是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完成一份节目的模拟策划。
    我边赶回学校,边想这策划怎么做呢?不怕大家笑话,去应聘之前,我从未看过他们的节目,而且对电视也是一窍不通。想着想着,突然前天在株洲那个同学家中随手翻报纸是的一个字眼——"调查"蹦的闪到我眼前,这灵感就来了。
    我下午五点多回到学校,立即召集了《雷雨剧社》那些亲密无间的好朋友,我请他们马上帮我准备一份问卷调查表,懂电脑的就帮我制表,熟悉节目的帮我列题目,那速度真是快呀,到六点半。100分问卷调查就搞定了;然后又发动同学们帮我分发,到晚上九点,100份问卷基本都发下去了。而且院里的领导、老师、同学都非常支持我,上至院长、主任,下到同班同学、剧社的朋友,大家都帮我做调查。
    这样到6月26日,正好是节目直播,我又找到制片人,要求现场看一看,制片人欣然同意,而且当即让我参与彩排,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于是6月27日,我就制作出了一份节目模拟策划、一份问卷调查报告和整理好了的100份问卷。
    6月28日,也就是面试五天之后,一大早带着三份资料,我提前参加了复试。我先是递交策划书,制片人边看着脸上有了欣喜之意;于是我又递交一份节目问卷凋查报告,这就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了,没想到时间如此之短,我就能对节目做出实质性的分析;接着我再递交那100份问卷,他还只是稍稍翻阅,就对我说,你今天就上班吧!
    这就是我应聘的第一份工作,等到两天以后,别人再来交策划案时,我已经正式上班了。我在湖南经视做大型直播节目《幸运九九》,《幸运2000》有十个月的时间,这十个月是我入行以来最关键的时期,因为直播综艺节目是电视制作中最复杂、最紧张的制作形式,那是一秒钟都不能出错;而且这是一个在湖南有着广泛影响的品牌栏目,作为节目策划,要求自然很高,可以说是把自己逼到了一个高的起点吧。
    但2000年5月份,因为种种原因,栏目还是"下课"了。这样我很快就尝到了第一次"下岗"的苦涩滋味。那时有一种恐慌,因为倾刻间工作就没有了,作为新人,并不容易马上就能找到工作,但我并不甘心于就此放弃电视这个行业。我只能再次像当初应聘时一样准备一份谋职资料,注意是"谋职",而非"求职",因为我觉得"谋"是双方的,而且也是对自己有信心的暗示,
    于是在"下岗"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我又被湖南文体频道看中,开始了我的第二份工作。这一次我的岗位是导演。
    我参加过湖南文体频道"全新文体一周年"、"首届梦洁怀星姐选举"和"首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之金鹰狂欢夜"等大型活动的具体工作,离开学校后,我仍没有放弃正规的学习,参加了与工作有关的函授课程。因为在电视文化发展的很快的今天,部分从业者文化素质上的底气不足也明显的凸现出来,而且这是一个竞争的行业,适者生存,不完善,不提高自己就会被淘汰,如有机会的话,我也希望能够重返校园,好好给自己充充电,然后再去开拓更广阔的空间。
    我以为我是以自学考试这样的方式来填补我人生的第一次失落,来追寻差点失之交臂的大学生活,所以一开始就意味着一点悲壮,和因为希望下的那种强烈的守候。我是以这样的心情步入我梦开始的地方——我的大学。可是自学考试给我的却远不止这些,在别人的屋檐下,在异样的目光中,我们有卧薪尝胆的悲壮,又恰是这样的悲壮,成就了我的一颗不甘浮沉的心。更多的,自学考试教会了我独立和自我奋斗。
    我们在很多这样的周末四面而出,整个城市会因为我们的出现而沸腾,其实我们是一支泱泱大军,今天化整为零的奋斗在一起。自学的信念是我们这一群人连接的切口。在风中,我用冷峻的双眼熟睹着我们的一切,如果渴望成功,我们必须抉择坚强。
    一生中,这样高度紧张的游离于各个考场的时间并不多。我们在这种经历中磨练,在磨练中承受,在承受中成熟,这样动荡的承受和成熟便成了一辈子夺不去的财富。
    也许今天,我已经习以为常,已经泰然处之,但这份奋斗的艰辛所沉淀的经验,以及形成的性格,已经溶入了生命的部分,成为新的奋斗的开始。
    是的,我喜欢用奋斗这个字眼,正如我感悟自学考试一样,这是一个充满积极状态和意味悲壮的词汇,挑战自我,超越自我,追寻成功。
    自学、自觉、自律,珍惜奋斗!——记我的自学考试!
    我想用一句自己的话和所有的同学共勉:即便你这一生都无法遇上你的伯乐,你都得是一匹千里马,因为,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